随机文章
热门推荐

河北燕郊传销村春节仍上课 百余人未离开

发布时间:2015-04-18 15:32:20
河北燕郊传销村春节仍上课 百余人未离开

  记者回访燕郊“传销村”春节期间仍然在上课百余人没有离开去年被解救者说——

  没啥比陪家人过年更重要

  回访人物

  传销组织受害人小李、小谭

  回访理由

  去年10月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根据年轻白领小李留下的线索,配合警方将受困于燕郊东蔡各庄村内传销组织的他成功救出。此后,受其他家属委托,记者又数次回到这里,寻找其他被骗者。这当中有人像小李一样选择离开,但也有人留在了传销组织当中。

  四个多月前,当获救的机会来临时,小李毅然离开了东蔡各庄村。

  然而,和他年纪相仿的重庆女孩小谭却选择留在这里,继续相信传销组织编织给她的“财富梦”。

  如今,两人各自的生活已经大相径庭。他们的家庭也在截然不同的氛围中,度过了这个春节。

  现场

  新春佳节传销组织运作依旧

  昨天下午,尽管已到大年初五,位于燕郊南面的东蔡各庄村仍被浓浓的年味所包围。

  大多数人家门前贴着春联、挂着灯笼,地上还留着未清扫的爆竹,走亲戚的车辆甚至让村里的小路有些拥堵。

  但这一切的喜庆景象,都与村子中段那扇红色铁门的大院无缘。四个月前,也正是在这处传销组织的“上课”地点内,记者和警方救出了多名被骗者。

  下午2点,红色铁门少见地打开了半扇,里面依旧是三面平房的构造,各自屋内也都留有“上课”用的黑板。此时,一张张年轻、消瘦的面孔,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至此。而在这当中,记者竟发现了当初帮忙联系到小李的那名传销组织“主任”级小头目。

  “哎呀,春节还过来啦。”“主任”也认出了记者,之前打过几次照面,他见到记者时并没有惊慌,主动攀谈了起来。

  按“主任”的说法,他也是刚刚在老家过完年回到这里,而今天众人聚到院子里并非“上课”,只是有事商量。

  然而,“主任”的说法却遭到了附近居民的否认。在大院仅一墙之隔的一户村民家中有人告诉记者,除了大年三十下午之外,整个春节期间,大院内传销组织的“授课”就从未中断。“从初二开始,还是上下午都有。”

  在春节前夕,记者就曾回访过这里。当时记者看到,仍然有上百人端坐屋内、齐声呐喊。当记者询问他们是否回家过年时,几乎没人能给出肯定的答案。有村民称,约半个月前最后一次看到有人尝试从组织中逃脱。“一路被追到村口,终于拦上了一辆车。”

  面对记者提出的如果成员想要回家过年该怎么办,以及春节期间伙食是否有改善的问题,“主任”无法回答。在村民眼里,虽然过去半年警方数次前来营救,但大环境实难改变。

  回访

  曾深陷传销组织他过了团圆年

  去年10月份,正是通过山东白领小李留下的坐标位置,记者成功将他救出,随后又会同当地警方,多次进村营救其他困在传销组织的年轻人。

  当这个春节到来时,小李提早从工作地上海回到了老家。生活已经回到了正常轨道的他告诉记者,没什么比陪家人过个年更重要的了。

  “从腊月二十九开始,就热闹上了。”电话那头,小李仍然抑制不住过年带给他的兴奋感,他细数着这几天当中经历了几次聚会、见到了哪些久未谋面的亲人。

  当然,没有意外的是,家人又开始催促起他的婚事来。这是他这些天唯一感受到的压力。

  在家中,已没人再提起小李身陷传销组织的事情。即使和他一起经历此事的同学小孙前来拜年,两人对东蔡各庄村内发生的一切也是一带而过,当做一段笑谈。

  在离开东蔡各庄村后,小李起先返回了山东老家。而这一段经历也让他大病了一场,两个月后才从重度肺炎中康复。

  “我自己倒还好,但妈妈落下了心病。”小李说,他从未相信过传销组织的理论,只是把这当做一次历练。但家中的长辈却不再放心,因为他经常出差的工作性质,母亲甚至一度有了让他辞职、留在老家的想法。

  小李最终选择回到了上海,毕竟这里的工作专业对口且收入不错。几个月间,“传销”二字与他再无交集。他只在网上尝试联系过一次当初欺骗自己至东蔡各庄村的那名女孩,女孩有些没好气地说了句“你是在看我笑话么?”,便再没了音信。

  留在传销组织她的家人想团聚

  去年10月,在看到《法制晚报》的报道后,重庆万州女孩小谭的家人来到了燕郊东蔡各庄村,希望将小谭从传销窝里接出来。由于小谭四处躲避,始终不曾露面,最终,小谭的妹妹和父亲失望而归。

  在那次营救行动中,记者唯一一次见到了小谭本人。这名曾是老师的重庆女孩身陷传销组织半年后,选择继续相信可以致富发财,拒绝离开此地。

  “过年了,我也希望姐姐回家团聚。”小谭的妹妹听说记者再次去燕郊的传销村东蔡各庄探访,她又一次将希望寄托于此,希望记者能见到姐姐、劝她回头。

  小谭的妹妹说,2014年的春节,分散在各地打工的家人齐聚一堂,吃着年夜饭守岁。但在今年,这样的情景不复存在。

  或许是因为受到姐姐在传销组织不愿回来的影响,在南方打工的爸爸妈妈找了个理由,没有回家过年,“能够感觉到,他们都很想这个女儿”。

  除夕那天,妹妹本想着给小谭打上一通电话,但这时才想起,她甚至不知道姐姐现在的联系方式。

  小谭的妹妹说,这一段时间家里人和这个误入传销窝、不愿回头的姐姐小谭已经很少联系,“她的电话号码换了,我只能靠在QQ上留言,然后偶尔会接到她打来的座机电话,姐姐一会儿称自己在哈尔滨,一会儿说自己在辽宁,但几句话之后,就再次提出掏钱投资的要求”。

  小谭的妹妹认为姐姐肯定还在燕郊,她那些离开传销窝点去往外地的话都是谎言。

  这一猜测也得到了获救者的证实,在去年11月,记者最后一次从东蔡各庄村内救出被骗的一名女孩时,她表示,小谭确实还在村里,只是已经换了姓名。

  由于知道小谭深陷传销窝里不能自拔,家人已经通知所有亲朋,要求大家在没有家人的首肯下,不给她提供任何经济支持。“希望赶紧迷途知返,家人还会好好爱她,爸爸妈妈总还是会念叨起她。”小谭的妹妹说。

  尾声

  期盼迷途者回头家人不放弃希望

  如今,小李已经从技术岗位转至营销部门,他盘算着待到工作有了更大的发展时,或许真的能在上海买房、安家。

  小谭的家人依旧期盼着她回头的那天,即使这个希望随着时间在流逝,他们也没有放弃希望。

  文并摄/法制晚报记者刘汨董振杰

本站所有原创信息,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
COPYRIGHT © 2015 陵川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