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机文章
热门推荐

[春运特别策划]6号候车室:一个母亲的难眠之夜_0

发布时间:2015-04-22 10:14:23
[春运特别策划]6号候车室:一个母亲的难眠之夜

图片说明:臧玉香有点睡不着,她在想自己的孩子。

专题:2015春运

  编者按:2015年2月4日,立春。这一天,2015年上海铁路春运也正式拉开大幕,隆隆列车将承载数以千万计的游子返乡。而踏上列车前的最后一站,正是这一方小小候车室。人们在这里聚集、等候、憧憬,或告别,虽只是世间一隅,却也看尽悲欢。从这天起至农历大年三十夜,东方网记者将持续蹲守上海火车站6号候车室,为您讲讲春运回家的那些事儿。

  东方网记者唐一泓、刘歆2月13日报道:春运时节,上海火车站彻夜不眠。晚上十一点过,6号候车室里仍人头攒动、灯火通明。臧玉香和她的两个同伴拣了个靠窗的地方,在满是污渍的地板上铺了层薄毯,这是今晚属于他们的床。同伴是一对夫妻,相互依偎着靠着墙根睡下,臧玉香独自睡在“床”的另一头,三个人共同盖着一床没有被套的被子,只要有人略掀动一下被子,就有一股酸爽的气味从缝隙中腾空而出。在这里,拥有这样一张床已属于“高配”,为了熬过这一夜,有人聚众打牌,独自上路的旅客,只能默默蹲坐在行李箱上悄悄打盹。

  臧玉香有点睡不着,并非全因光线强烈、噪音太大或者旁边人吃泡面的味道太香,她在想自己的孩子。再过6个小时,清晨5点22分,臧玉香就可以乘上K4054次从上海前往河南开封的火车,与老公儿子汇合,再一同乘车去往新乡老家,那里还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在等着他们。为了这次团聚,她等了整整四个月——并不算久,却是她第一次出远门。而为了买到回家的火车票,她被厂子旁售票点的人多收了30块钱,至今也说不上原因,她耿耿于怀很久。

  臧玉香聊起天来三句不离钱。一年前,臧玉香做小生意失败,老公得了脑膜炎,家里欠下20多万的债,三个孩子大的准备读初中,小的还在幼儿园,老公又大病初愈不能做重活,赚钱的压力全落在她身上。四个月前,臧玉香和同乡来到上海一家电子厂打工,一个月3200元的工资来得着实不易:“清早起来八点进了车间,一天都不能出去,晚上八点再下班,不见天日,哎呀,特别的压抑。”流水线上的反复劳作令人疲惫,可不让加班她还不乐意,因为那样就没了加班费。关于工作,臧玉香用得最多的一个词,是压抑。

  偶尔也有快乐的时光:厂子每月10号发钱,臧玉香9号就会去厂里的电脑前查工资,看看这个月能发多少,再满心期待着下一个10号。有一次,臧玉香和闺女打电话,告诉她自己发了钱了,闺女听了也开心,问妈妈都买了什么吃了?臧玉香说啥也没买,把钱都存着了,一个月能存3000呢。闺女说,那怎么行呢,你自己也得吃好点啊,身体好才能赚钱。母女俩在电话里互相关照,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  厂里打电话是免费的,臧玉香想起就给孩子去个电话,但一次只有三分钟,时间一到立刻自动挂断。有时话还说在兴头上,耳边突然就传来一片忙音。臧玉香也不顾旁边工友的眼神,再打一个过去,多说几句,很快又断线了,只好默默走开。

  眉清目秀的臧玉香也有自己的不甘心,回忆起往事,普通话也慢慢转成了河南话。“我吧26、7才结婚,结婚生完孩子,不得一个一个带啊?把我的青春都带没了。我就是觉得自己心里面很压抑,往前的日子多好过,要这买这要那买那,现在看着别人怎么都过得那么开心啊?我们以后能过成什么样呢?我心里头没底。”

  离开上海前,臧玉香辞掉了工作。厂子只给3天假期实在太少,她想回家多陪陪孩子,弥补这些日子不在身边的遗憾。“反正也挣着钱了,回去孩子想吃啥我就给买啥!我们老家在黄河边上,太冷了,再给自己买身羽绒服!老了老了想穿个艳颜色的。”她哈哈笑起来。等好好过完这个年,把孩子安顿好,她打算再回上海。“这里人比较亲切,空气好,天比较蓝。东方明珠我也去过了,远远地看了看没上去,再有就是在厂子旁边的夜市转了转。”臧玉香说自己喜欢这样的上海。来年,她想考个保姆证,争取当上月嫂,多赚一点儿。

  “别人笑话我老提钱,我就是愁啊,天天想怎么能赚钱,想让孩子过得好点,别人家孩子有的,咱孩子也不能太差是不?我平时要有些不高兴的事,只要想想孩子,啥委屈都忘了,真的。”不知想起什么,臧玉香的眼睛忽然间湿润了,她有些不好意思,顺势向后仰倒在巨大的衣物包里,用手臂挡住脸,却有一颗明显的泪珠慢慢滑出,滴落在回家的行囊上。

本站所有原创信息,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
COPYRIGHT © 2015 陵川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